郭先生說在家裡都會撿  

 連日的雨天,總讓我想起還在山裡的那天。

 濃霧迷濛,蒼翠深幽。
       那遺世而獨立,靜默而溫和的佇立,守護著偉大卻尚未發光的夢想。

 清晨四點多,我在恍惚中搭上火車,一路睡到斗六站,且差點就錯過下車時機。直到坐在郭章盛先生的休旅車上,迂迴地駛進深山,我仍飄飄然恍如夢境。道路蜿蜒曲折,在離地平面越來越遠的同時,我好奇的視線被層層山嵐阻擋,看不見都市的柏油路與街燈,耳邊呼嘯的風聲,沖散了市區的喧囂。朦朧視野,鬱鬱山峰,我才真正清醒。

峰迴路轉,百曲千折。
      是真的,進入深山了。

 「知道右邊這個就是以前日本人種過咖啡的荷包山嗎?」郭先生一面開車一面說著,我看向窗外,原以為正要接受一場歷史洗禮,卻聽見郭先生說:「我當初一開始想種咖啡就是從這裡偷挖的。」他笑得洗練,雲淡風輕,帶有一絲天真,彷彿莘莘學子是他,不是我。 

郭先生的笑,那樣暢快自然,不帶一絲物質上的需索。 

郭先生種咖啡已許多年,對咖啡的熱愛,從小時後便一點一點累積。當時年長一輩在日劇時代種植咖啡的閒聊,使郭先生從小上下學遠遠望見荷包山上的咖啡林,便有一股嚮往之心。而對於園藝與種植,郭先生也認真的學習。「那時候不是學啦,怎麼說,就是手邊有,就拿來玩玩看。」郭先生驕傲的笑著:「我很小的時候就會插枝了喔,妳們知道嗎?就去山里面看到很好的橘子,就回來插在家裡的橘子上,他就會長出不一樣的橘子。」 

我看著郭先生眉飛色舞的說著,原先準備的採訪稿件毫無用武之地,我們的話題越拉越遠,雖然專業上的名詞我一知半解,但我卻真正明白了郭先生的生活。正確來說,是他樂於其中的生活。

 原來我不是來採訪,我是來交朋友。
       結交一位純樸,且對生活充滿熱忱的大朋友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待續...........

台灣咖啡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