嵩岳咖啡園一小區。  

種咖啡就彷彿科學實驗,咖啡從育種、種植、採收、烘培到研磨泡製,每一道手續都需要精緻且細心的處裡,其中一個環節不夠仔細,便會打壞最後的口感。相對來說,只要其中一個環節處理的方式不同,咖啡便又會有不同的風味。而就是這樣多變的一點,讓郭先生喜歡上這種「創造的感覺」。

當時郭先生要種植咖啡,許多朋友並不看好,也曾被譏笑「搞不出名堂」。咖啡在印象上,是屬於外國的植物,且台灣地狹人稠,工資較貴,哪裡來的大面積機器耕作呢?但郭先生憑著對咖啡的熱忱,硬是要研究出一條適合台灣咖啡的道路。

「我那時候就在想,台灣人這麼會種茶,那咖啡的生長環境、種植條件都和茶很類似啊,」郭先生眼睛發亮的說:「那為什麼台灣可以種出聞名世界的台灣高山茶,卻不可以種出聞名世界的台灣高山精品咖啡呢?」

是啊,我歪頭問問自己:為什麼我從沒這樣想過呢?
      為什麼我相信台灣有世界第一的農業科技,我也相信台灣種植茶的經驗,但我卻不相信台灣可以種出好咖啡呢?

憑著一股傻勁往前衝,郭先生相信:事情總是要試過才知道。他回憶起初次種出咖啡的喜悅:「那時直接剝殼,像炒花生一樣,用大鍋鼎炒,炒到黑黑感覺有咖啡香,就裝到搗藥的碗裡搗碎,之後就直接用熱水沖來喝。」絲毫不專業的處理方式,卻讓第一次喝到台灣咖啡的郭先生相信:台灣,絕對是可以種出好咖啡的。

也許也會怕,也會擔心。
      可是相信和熱愛,就足以讓我們勇往直前。

黑黑的,有點香味  

我坐在郭先生家中的庭院,看著他手工挑選生豆,那一顆顆的豆子,全部都要經過他親自審核。我不禁問著:「這麼累啊,怎不請人做?」郭先生抬頭笑笑回答:「也是可以啦,可是要教,我又不太放心。有時候看電視就一邊聽電視一邊挑,也很快啦。」

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,郭先生的台灣咖啡,已經晉升美國SCAA的精品之列,也榮獲許多國內外獎項,媒體屢次報導,郭先生都依然相信仍有更進步的空間。我看著後院三十多棵郭先生親自傳粉的不同種咖啡苗,想著台北各大學的園藝、農產科系所學的育種,也許就是這個場景。

那些小小的咖啡苗,嫩葉微顫,迎向陽光。
        如此細瘦的枝幹,將來竟可以背負如此美麗又遠大的期待。

為了一圓咖啡夢,郭先生在孩子的教育與自己的事業上取了平衡點,他的家仍然住在斗六的市區,但每日仍需開車,經過兩小時多的山路,長期往返市區與深山莊園。他說孩子們還小的時候,每年寒暑假都帶他們上山來幫忙,小朋友的寒暑假作業裡往往有遊記,每一年的主題都是石碇嵩岳山莊。

「啊反正暑假一過就升一個年級啦,升上去又換老師改了,一直寫一樣的也沒關係啦。」郭太太笑著說:「他們都說沒帶他們出去玩,我們就說,有啊,不是都去山上玩了嗎?」  

我微笑著,坐在庭院中,看著郭先生幫忙附近的鄰居,用只有自家有的機器,處理鄰居家裡種植的咖啡豆。而少數參觀的遊客一邊品嘗咖啡,看著山嵐群聚而後離散,細聲笑語。
        如此真實,如此貼近生活。

那邊是阿里山脈  

空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。
      返景入深林,復照青苔上。

我閉上眼,早上八點的捷運離我如此遙遠,層層的課業與工作壓力仿彿抽離。我面對著我忙碌的生活,我在兵荒馬亂中,逐漸習慣對夢想麻木。我試著告訴我自己,我要生活,所以我要學會功利,學會放棄不可能的事情。

但是,什麼是不可能的事情呢?
      台灣出產精品咖啡,不也是許多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嗎?

我不知道,當所有人都阻止我做一件事情時,我該如何說服我自己勇敢?
      還沒脫皮  

人為什麼而活著,又為了什麼而工作,在面對夢想與現實之間,該如何建築自己的夢,該如何守護自己的堅持,然後真正的,活得快樂?
      

在郭先生的庭院,我看著腳下的咖啡園,遠方搖曳的竹林,還有朵朵盛開在霧氣飄渺中的笑靨,我想,也許每個人的人生有不同的選擇。

但我希望在我未來的人生路上,我能夠明白,就竟是哪一個夢,才能真正使我偉大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完.......
~嵩岳咖啡~
地址:雲林縣古坑郷草嶺村石壁70號
電話:0937-292176


台灣咖啡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