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哥和女兒.jpg  

  之後,德哥離開岳父的店,決定到台北來開間屬於自己的咖啡店,但當時孤身在台北奮鬥,剛成家就急著立業的結果,卻讓家庭與夢想彼此失衡,讓德哥不得不選擇暫時離開咖啡產業。

   「那時候家和店是連在一起的,那時候我女兒還很小,我和太太忙著工作,就比較沒有注意到她。」德哥現在回想起來,仍然對女兒懷抱一絲虧欠:「那時候她自己出來裝水喝,結果沒有注意到飲水機的開關,熱水就直接沖到她手上。」
  小女孩年紀小卻很乖巧,手被燙傷了也不敢和父母說,等到德哥發現時,燙傷已經相當嚴重了,皮都幾乎要翻一層起來。

  「那時候我看到她的手,我的心真的好痛。」德哥帶著父親的口吻說著:「我就會覺得怎麼會這樣子呢?我自己身為家長,卻連最簡單的照顧好小朋友都做不到,頭一次感覺到很無力。」

  於是,德哥決定暫時離開咖啡的圈子。
  人生還很長,實現夢想還有機會與其他可能,可是子女的成長只有一次,是真的只有一次,如果不能好好保護,不能細心呵護,那就再也回不來了。

  德哥之後從事過許多工作,也曾當過派遣人員。而如今,重新開起咖啡店,擁有一個咖啡文化園區的德哥,也仍然身兼雙職:白天是郵局的員工,晚上則成了也門町咖啡店的專屬咖啡師。德哥也積極加入許多推廣咖啡的民間團體,成為了許多咖啡迷心中的溫和講師,讓咖啡在台灣,不只是專注於技術或是烘焙,而是從育種開始就該關注:一杯新鮮健康的咖啡才能更讓人體會出喝咖啡的美好。

  德哥覺得咖啡對自己而言,如同是生命的一部分,咖啡與行動能力是一體同心的,彷彿失落任何一項都不再具有快樂。

  他笑著說:「每天早上如果不來咖啡店裡看看這些樹啊、咖啡豆啊,就覺得好像一天都無法開始。」

  對於台灣的咖啡文化,德哥一直抱持著正面且積極的態度,他認為台灣在咖啡這塊領域的人才,幾乎是代代輩出,永遠都保有不斷前進的動力。

  「像現在我也不行了,很多事情都要交給年輕人去做了。」
  德哥打趣的看著我們:「以後台灣咖啡的未來,真的是要靠你們這些年輕一代了,長江後浪推前浪,我只能留在沙灘上了。」

  回程的路上,我不斷的思索著這些日子以來接觸過的人們:台灣咖啡在許多地方上仍處於努力的狀態,可是這麼多的人,傾注許多力量,相信它會越來越好。這種開闊且樂觀的心胸,給予我極大的感動。

  整個台灣咖啡產業中,所有人抱持著一種單純且勇敢的開朗。比起做生意買賣的利益,經營文化事業的願景,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。
  有時候,我們會感覺到自己身處於一個很大的世界之中,所做所為都渺小無比,無法撼動任何我們想改變的事情。
  可是,有的時候,我們也許可以試著去思索,區區的小我,究竟能不能對一個家庭、一家公司、一個產業,甚至是整個社會,付出些什麼,貢獻出什麼。

  也許台灣咖啡的味道,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喜歡的。
  可是我相信這份對台灣土地上,某件事物的熱愛,是共通的。

  用自己的雙手去探索,雙腳去前進。
  因為有想要守護的事物,所以必須試著堅強。

  勇敢的意義,並不是永遠不會感到害怕。
  而是明明感到害怕,卻仍然決定依照自己的心意去做。

  只有不斷的跌倒,又不斷的嘗試後,我們才能明白,我們究竟能走多遠。

解說.jpg  

~延伸閱讀~
       德哥接受自由時報採訪的報導(連結請點)

也門町精選咖啡‧自家烘培咖啡
地址:台北市萬華區康定路19號
電話:02-23616138
部落格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cafe-51688/

台灣咖啡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